Pic-log / 博客

For All Creators / 献给所有创作者,包括我自己

This song Almost Famous created by a famous rock band of Taiwan -Mayday. For all creators struggling on the road of art. Please enjoy.

这次介绍的是一首歌,五月天《成名在望》,献给所有在追求艺术路上挣扎的创作者们,也是献给自己。来源Youtube,如果无法看到视频请自行百度。对于这首歌,我没有什么可以用语言描述的,只有挣扎和挣扎过的人才会明白。

The Lyrics ( sorry, you may use translator now).

找一個和弦開始唱 那故事遺忘的時光
起點是那平凡的成長 或初學吉他時 少年們 的模樣

那一年的舞台 沒掌聲 沒聚光 只有盆地邊緣 不認輸 的倔強
排練室的日夜 在爭論 在激盪 以音量去吞噬 無退路 的徬徨

那黑的終點可有光 那夜的盡頭可會亮
那成名在望 會有希望 或者是 無知的狂妄
那又會怎麼樣 「那又會怎麼樣?」

混跡過酒場的駐唱 才讀懂人性的尋常
背負過音樂節的重量 才體會每場仗 都仰賴 槍與糧

夢是把熱血和 汗與淚 熬成湯 澆灌在乾涸的 貧瘠的 現實上
當日常的重量 讓我們 不反抗 倒地後才發現 荒地上 渺茫 希望 綻放

穿過了
搖滾或糖霜 昧俗或理想 批判或傳唱 道路上
只能看遠方 最遠的地方 應許的他方 不停衝撞

看過多少臉龐 飛過多少異鄉
少年早已蒼茫 回頭望 我在何方

一站又一站的流浪 那旅館和空港 一遍又一遍的採訪 和攻防
一雙又一雙的目光 像監獄和高牆 牆裡的風光是不是 如當初想像?

那黑的終點可有光 那夜的盡頭可會亮
那成名在望 是否風光 或者是 瘋狂的火光
那又該怎麼樣 「那又能怎麼樣?」

While we were so young 我夢到當時 我們翻過牆
曼陀羅花 沿途綻放 我們光腳越過人間荒唐

We're stupid but strong 放學的屋頂 像萬人廣場
從不多想 只是信仰 少年回頭望 笑我「還不快跟上?」

那路的起點誰能忘 那路的盡頭誰在唱
誰成名在望 誰曾失望 卻更多 的誰在盼望

那黑的終點可有光 那夜的盡頭天將亮
那成名在望 無關真相 如果你 心始終信仰
誰又能怎樣? 誰又能怎樣?

「你就能飛翔」

The Reason Why I Use This Name / 作茧自缚或化茧成蝶

Picocoon, some say pico-coon, some say pi-cocoon, what is my actual intention ? In fact it’s Pico-cocoon, I am one of photographers in the world, just like a tiny star in our universe, and here is my sweet home, although it is very small but I feel comfortable and safe, so I decided calling it - Cocoon, I am the worm in the cocoon hoping to become a butterfly someday.

至于中文部分,我觉得标题就够了。

20180219-_DSC3128-Edit.jpg

Runner Up Not Winner / 亚军

I got a runner up of this month’s assignment in Landscape Photograph Magazine.

You may have seen it before in my blog, it’s one of my Visional Plum Series. I used twigs as foreground and middle ground, sparkling bokeh as background to depict the depth, only three low-saturated colors of green red and white to simplify the construction ( as you know, colors are important elements of construction ). The comment of DAN BAILEY are very sharp and accurate. But I think my works is better than the winner of this assignment.

What do you think?

本月英国摄影杂志的指定主题的评比我用这个作品获得了亚军,冠军奖品是X100F……让我想到了Top Gun里面的台词: There is no point for second place!。亚军没有意义。其实我觉得我的比冠军作品好,你们怎么看?

Visional Plum

Visional Plum

Winner’s works

Winner’s works

Expression of Douzi 01 / 豆子的表情 01

You may know dog has expressions, so does cat actually.

I began recording Douzi’s expressions from 2013, this project has not been added to my website, I will continue updating those expressions in here - my blog, and I add tags of “expression“ and “Douzi”, so you can find them easily. You’ll find that cats have so many expressions like curiosity, calm, exiting, serious…etc.

Different from human, cats express them not only on face but also ( maybe mostly ) by using their body gestures.

我从2013年开始记录豆子的表情,也是从那个时候才意识到,其实猫的表情之丰富不亚于狗,我暂时还没有打算把它们整理成一个项目,只是会在这里不断更新。与人不同,猫的表情不仅仅通过面部,更多是通过身体语言来表现。

为了方便寻找,我给这个系列开始增加了标签——“豆子”“表情”。

20190803-_DSC8814.jpg
20190803-_DSC8822.jpg

新的开始

Exception

Exception

网站在国内有几个(个位数)忠实读者,我很高兴,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但这个网站最初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在国内宣传用的,前几年积累下来的国外访问量因为某些原因消失殆尽,所以必须要改变下近况,博客这里我依旧会用中文更新,但是作品集里面的作品描述就不会了。

用这张配图也是因为它的涵义,我就是那个Exception,在祖国茫茫的人群之中。

I lost all foreign traffic because of some Unspeakable reasons. So I have to change this situation and restart again.

挫折

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黑的黑夜,但是肉眼可见的银河自从小学以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次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拍摄到了银河。

之所以说是挫折,因为这么好的机会——天上仅有薄云,无月,又没有光害,按理说应该很费快门才是,结果我就获得了这两张。在第二张照片拍完后打算换个更好的位置时,夫人摔断了胳膊……直到现在看到这里的照片依旧觉得很疼很难过。从那里回来后二十天,我都没有开电脑去处理当时的片子,心情也一直很低沉。最近慢慢调整了心态才开始处理它们。

算是和银河无缘吧,拍摄耗费了十多分钟就宣告结束,下次会是什么时候呢,不知道,受到这次的影响,可能会考虑是否要再次于绝对的黑夜中探寻银河了。至少,她在身边的时候应该不会了。

20190826-_DSC9194-Edit.jpg
20190826-_DSC9196-Edit.jpg

在云之上

我,现在,在云之上。

没错,就是字面意义的。

这里是皖南的海拔接近千米的村庄——木梨硔,这个村庄只有一条道路对外,所有用品乃至砖瓦均是人力肩扛上山,外人很难到达,狭窄山路开车难不说,最后车是无法上来的,只能自己登山几百米高,恰是如此才保证了它的原生态,不过最近也因为云海景观奇特,也慢慢热门了起来。而原生态和旅游经济是矛盾的……

这里的条件不如其它皖南古村落,不过在看到他们都是依靠人力运送各种物品后,大家都会很宽容的接受这一切。毕竟自己仅仅拖着笨重的身体上到村子都累得苟延残喘、汗流浃背后,看着村民们辛苦的挑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在前面,已经为自己沉重的行李内疚了吧,哪里还能抱怨住宿条件差什么的。

来这里就是为了渡假,有固定网络已是让我觉得惊奇(当然,手机网络是不要太指望了,基本在2g信号上),这次因为要在山上住几天,所以带着笔记本,索性处理了两张,不过笔记本嘛,对画面要求就不要太高了,回去还是会重新调整的。

_DSC8982.jpg
_DSC8987.jpg

如画之境(四)

山里去得多了后才发现,我觉得最美丽的时刻不是阳光普照、百花争艳,而是雨天之时。如若寻得好景物,安排好构图,即便没有后期也便成功了大半。

我觉得在旌德的一系列作品中最骄傲的就是首页的《秋、茶园与伐木场》了,从构图来说是非常完美的,从色彩来说冷暖对比很得体,从氛围来说,云雾的加持就是点睛之笔,个人觉得就是一幅经典的教科书式的Fine Art Photography作品。

当然,对于艺术作品的喜好是见仁见智的,就像许多画家最爱的作品却被大众忽视,歌手最中意的歌曲却得不到粉丝的喜爱一样,我在Tumblr上被转发最多的作品居然是我根本不在意的几幅。

(扯几句题外话,Tumblr最近被WordPress以2000万美金收购,之前雅虎花了13亿才收购下来……很多人认为是他们禁止18+作品导致的,我却认为恰恰是18+毁了Tumblr。一开始就对18+的纵容才是它必然走入这个结果的原因,要么专心做PornHub一样的专业色情网站,要么就认真做图片社交网站,踩在两者之间就会走投无路,当年他们的工作人员与我联系成为他们的Spotlight博客,我都没有注意过有那么多18+的内容,然后似乎一夜之间就蜂拥而起,关注我的中国人几乎都是为了18+才去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网站已经被毁了。)

这样的小地方,我不会来几次。

但我知道,这种如画之境我会永远记住。

20181112-_DSC7249-Edit.jpg
20181112-_DSC7225-Edit.jpg
20181112-_DSC7262-Edit.jpg

如画之境(三)

没有什么比阴霾雨天更让人心情沮丧了吧,但对于摄影师来说则未必了。

阴雨的天气没有阳光灿烂时那么色彩绚烂,灰白的天空把“公平”还给了一切,没有浓烈阴影的遮挡,没有阳光下明亮色彩的抢眼,一切都是公平的、和谐的融合在一起。所以我似乎更加喜欢雨天一些。因为没有了强烈的反差以后,平静的氛围更容易被创造出来。

不止一次说过,我从小就是受道家思想影响的,所以,“寂”是我个性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这个字源自与日本茶道的“侘寂”,不过禅宗和道家在我看来实在很相似)。我在现场拍摄的时候会让自己冷静下来——即便看到了激动人心的美景——让自己感受到环境的氛围,结合自己的创作想法来考虑构图以及曝光等要素。

这条路上的这些水杉因为阴雨天而产生了与前一天完全不同的氛围。如果说前一天是秋高气爽的感觉,今天则是多雨萧瑟。所不变的就是,依旧如画。如果这条路是泊油路会更加好看,当然,如果是传统土路就更赞了,我甚至联想到了那些著名印象派画家会如何阐释这个场景。

走过这段水杉小路之后来到当地人的茶园,因为是秋季,所以茶园也没有采茶人劳作,也恰巧是因为秋,所以给这个原本满目绿色的场景增添了几多色彩。而这些色彩成为我另外一批作品的重点。

20181111-_DSC7157-Edit.jpg
20181111-_DSC7164-Edit.jpg
20181111-_DSC7195-Edit.jpg
20181111-_DSC7186-Edit.jpg

如画之境(二)

进入深山以后就可以看到很多在旅游景点不同的景色,国内的景点大多数都会毁了原本的景色,不是因为人多,而是因为景点的建设——格格不入的指示牌,格格不入的广告牌,格格不入的做作建筑。再加上人头攒动,纯净的大自然就消失殆尽。

绝大多数人还是无法摆脱去景点旅游的习惯,很多人也问我许多照片是在哪里拍的,回答他们后他们都惊讶的说,那里没有好看的(景色)啊,或者说:那里不好玩啊。

对于自然环境来说,没有有什么好玩不好玩,去享受自然享受宁静才是融入自然后应该做的。

这条路就是深山小村的唯一通路,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色,只是我在合适的时间到达了而已,普通人开车也就是瞬间擦身而过,甚至都不会留意到这些水杉。但是如画的景致是瞬间就被我感知到的,于是在这里创作了很多Fine Art Photographs。

(维基百科对于Fine Art Photography的解释会直接跳到摄影术初期的时候的那种“画意摄影”,其实和那个年代的画意摄影差距很大,翻译成中文的“画意”却是没有错的。)

我为了这些阳光等待了很久,可惜还是不够强烈,否则被阳光照亮的水杉叶会更加美丽,光影的感觉会更强烈。我打算第二天再来拍,于是就下雨了……不过雨天的感觉完全不同,成就了另外的作品。

20181110-_DSC7091-Edit.jpg
20181110-_DSC7092-Edit.jpg

如画之境(一)

最近真太热啦!这种季节就该在空调房间呆着,干嘛还要出去创作,会中暑的。所以,下面绝对不是因为很久没有出去拍照而没有作品了才放以前的……

前几天顶着38°的高温去了一次皖西,为了寻找新的创作地点。虽然没有拍什么东西,但是也找到了一些不错的地方,等着完美时间的到来。毕竟安徽是一个非常有创作潜力的地方,这里的自然风景很好,只要寻找到特定的时间和地点就会有很好的收获。

下面是旌德的一个很普通的乡间,这里可能是皖南被埋没的地方之一,没有名山没有古迹,看上去没有办法吸引普通游客,但是却有着不会被打扰的宁静。我在春天与秋天各来过一次,两次都有不同程度的收获,首页的“秋、茶园与伐木场”的创作地就是这里。

这条路有许多的水杉,秋天的下午阳光洒在树上后感觉如画如诗。

20181110-_DSC7022-Edit.jpg
20181110-_DSC7009-Edit.jpg
20181110-_DSC7021.jpg

月光珠(二)

这次的这种拍摄条件其实并不难遇到,只是要在对的时候去对地方,关键一点就是要做出行动。这是最难的,所以,我到现在都没有拍摄这个系列的后续。以下的作品也都是上次拍摄一气呵成的。

怕热,是我最大的阻力,我又是个容易流汗的人,而拍荷花的季节都很闷热,加上蚊子叮咬,各种烦躁、无心拍摄。我可以在天寒地冻的时候各种创作,但夏天就是创作欲望极其匮乏的时候了。

还是在家吹着空调看着剧玩着游戏比较舒心。

20190606-_DSC8537-Edit.jpg
20190606-_DSC8528-Edit.jpg
20190606-_DSC8544-Edit.jpg
20190613-_DSC8622-Edit.jpg

月光珠(一)

荷花季。

好快,去年的荷花还历历在目,前年也是,大前年也是……怎么就又过了一年。按照传统,我每年的荷花作品是不能有重复创意的,否则就失去了每年去拍摄的意义。而面对同一个被摄体,每年都要想各种创意也是很费脑的。我今年准备了一个创意,去拍摄的时候发现它很难实现(设备受限),所以只能另寻他途。

我一直就很喜欢荷叶上滚来滚去的水珠,经常会盯着它们看很久,所以就有了这个创意。之前也有拍摄过荷叶的水珠,但是这次我想来点不一样的,而且当时光线条件也允许,算是一个巧合吧。

这个系列算是单色系列(Monochrome),不是黑白(Black and White),之所以用单色是因为想强调“月光”下的冷冷色调,让月光的氛围体现出来,而黑白则会把重点放在水珠上,氛围会变得不同。

目前只去了一次,因为天气条件只有那天碰巧了,后面这些天没有遇到,如果还能有相同的条件,我打算再去尝试一次,也许下次会更加完美。

20190606-_DSC8507-Edit.jpg
20190606-_DSC8518-Edit.jpg

比较的意义

朋友圈,大家各种晒,直播平台上,主播各种红。别人的工作生活仿若轻松快乐无比,自己的工作生活简直龌龊不堪。我们经常把自己和别人放在一起比较,从小父母也就喜欢拿我们去和别人家孩子比较,我们已经习惯于这样,但是这种比较一般会带来两种结果,前进动力和自我放弃。

有句俗语概括得很好: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所以,朋友圈(包括各种社交网站)待得越久,自我压力就越大。如何解决? 请点这里

这是我很喜欢国外搞教学的摄影师的地方,他们都并不单纯的传授技术,对于心理/心灵的辅导也是他们拿手的,这篇也是一个我之前欣赏的一个摄影师所推荐,与国内的鸡汤文比起来要营养很多(吐槽一下,最近很流行“不出众,便出局”,书店还摆出来卖,真害人!这句话就是推荐文所描述的反例,看着玩玩当作笑话可以,别真的相信,用一句话破解:每个人都出众于是每个人都不出众了)。看完前面推荐的文章就会明白,人为什么而活。我们的成就并不是依附于与别人的对比,而是内在与昨日自己的对比上。文章最后说:Playing to someone else’s scoreboard is easy, that’s why a lot of people do it. But winning the wrong game is pointless and empty. You get one life. Play your own game.

所以,学会做自己并且,活在当下。

20190405-_DSC8360-HDR-Edit.jpg

经典

就在此时,Trish Regan和刘欣的辩论/谈话刚刚结束,没看,不关心,这种东西一开始我就觉得不会有什么结果。税也加了,物价也涨了,淘宝上买的东西比2014年时翻了接近一倍的价格,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张之所以说是经典就是因为它的构图是传统绘画/摄影构图里最常见的:前中后景都具备。

仔细去分析这种构图会发现,之所以是经典并不是因为它美观,而是因为它符合观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站在油菜花田里看长河、村庄与远山落日。我当时没有想太多,因为在那个环境之下几乎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不过事后来分析的话可以说得头头是道,一副高大上的样子,比如油菜花的前景啦,河岸的引导线啦,太阳的位置啦,对角线啦等等,让人觉得简直就是构图大师一般的存在。其实我当时根本就没有去分析这些东西,就是凭着感觉去做,觉得这样最经典,没有缘由。

回来后期的时候花了不少的功夫,因为逆光下暗调的细节根本不突出,而且明暗对比也差,黄色的油菜花我是单独提亮的,否则黯淡无光,远处村庄的白房子我也是单独处理的,让它们在黯淡的背景里显示得更加醒目,仔细平衡了前景和远景的反差,这都是依托于绘画技巧才能实现,我觉得这也许才是Fine-art Photography最重要的部分。

仔细看了下,觉得这张做成Fine-art作品挂在墙上应该非常不错。也许该拿到Artfinder上去碰碰运气?

20190405-_DSC8346-HDR-Edit.jpg

拍摄运

摄影师出去创作时最怕遇到的大概就是坏天气了,所谓的坏不是指暴风骤雨,因为这也许反倒成就了精彩的作品,坏指的就是普通平庸到非常的那种,比如天空阴霾无边没有一点希望。我也很讨厌这种天气,没有变化的天空对于自然/风景摄影师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而且意味着很大可能没有好作品出炉。

随着经验的积累,慢慢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从以前的担心到现在的顺势而为,是创作水平的提高吗,这可能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发现自己有拍摄运。

比如这次去皖南的时候,要么天空阴霾,灰白的天空没有一点层次,要么就万里无云下直射的强烈阳光与雾霾,一切平庸到不能,本以为会无功而返,索性与夫人一起在太平湖边坐着体会着鸟鸣与水声。驱车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日落十分,突然发现色彩开始改变了,原本惨白的日光居然开始变得橙红(不是每个日落都是色彩丰富的,尤其是雾霾天的日落),青弋江倒映着落日也有了长河落日圆的气氛,立刻停车下来找位置拍摄。河边的建筑与日落气氛相得益彰,多了一些生动。原本懒洋洋的心立刻被激活了,感慨美景的同时也发现自己真的有拍摄运。

此后的一个小时内,精彩不断呈现,后期会陆续放出作品。

长河落日圆

长河落日圆

水墨风

最近家里各类事务繁忙、操心,停了很久才继续更新这里。

泾县真是一个好地方,山美水美,虽不如黄山区那边壮丽,但其别具一格让人忍不住想到山水画卷,尤其是沿着青弋江朔流而去,水越来越“清”越来越“青”,至终点时方可领悟其名。路途上可见许多村落零散分布于山谷间,竟有了瑞士乡间的错觉。

这两张是偶得的,在调整照片时想寻求另外一种风格——我有很多属于自己的Preset,没事就从中间选取一个试试,看看哪种可以获得更好的效果——这次就是发现如果采用水墨风格会更有感觉。和之前清晰明亮的风格不同,这种降低了饱和度和清晰度,反差也缩小了许多,不再强调细节,而是注重于气氛的渲染,让其有画的感觉。

这就是属于我的Fine-art Photography风格。

20190404-_DSC8205-Edit-2.jpg
20190404-_DSC8231-Pano-Edit-2.jpg

距离上次去泾县桃花潭已经是4年之前了。4年前的清明,大雨滂沱,完全体会了下烟雨徽州的感觉,也就是那个时候觉得:徽州在雨中真好看。我们的清明,鲜有不下雨的时候,(那句古诗我偏不想重复),这次算是打破了一个魔咒——我去徽州必下雨(其实当天傍晚也下了,不过并不大,很快就结束了)。

这是快到桃花潭镇的时候,路上发现这里的潭水平静如镜!阴沉的天空没有强烈的阳光,柔和,平静的水面倒映着远处的建筑、山峦和天空,而且建筑风格也为此添色很多,虽然是现代小楼,但是依旧有着徽州建筑的一些特点,白墙、马头墙,在一片春季的新绿中格外醒目,却相得益彰。想想合肥郊区以及农村的房子……没有一点点文化感与美感,即便建在这种风景如画的地方也会懒得将它们揽入镜头,只嫌它们碍眼、恐避之不及了吧。

这个地方我们在两天后重新来过,但是因为水面风大,完全失去了静谧之感,而且阳光直射下,我们一时间竟未认出这里,直到看见那些小房子,觉得甚是眼熟,才忽然想起,我们就是从此路过的。

我们就在第一天遇到了这样的场景,后面两天再也没有遇到,而且雾霾也在不断侵扰着这里,但是第二天还是遇到了灿烂的日落,也是少有在这里看到晴空落日的,每次去徽州必有惊喜,其实可以回顾我的“自然”类别下的那些作品,许多是拍摄自徽州的,鲜有阳光,所以这次能看到灿烂落日,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20190404-_DSC8205-Edit.jpg
20190404-_DSC8210-Edit.jpg
20190404-_DSC8231-Pano-Edit.jpg

樱·夜

昨天晚上,The Event Horizon Telescope发布了第一张黑洞照片,得益于翻墙能力,在YouTube看了Live,与世界同步的感觉很棒,估计今天许多国内的公众号要发布各种文章来介绍了吧。虽然有点题外话,但真的觉得墙内与墙外的世界差距越来越大,大的不只是信息的鸿沟,更大的是思维能力的差距,在国内微博和公众号看得越多就越觉得,民智时代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辛亥革命努力得来的成果已经快要消失。各种伪科学文章在圈内被当作科学转发,各种伪造的假新闻冠以诸如“不得了/快来看/震惊/原来/……”的标题被大家疯狂点击浏览转发……流水不腐,然而墙内的世界已经是一潭死水,失去了自我净化能力,新鲜活水又很难进到墙里来,只能越来越腐臭。这其中除了墙的因素外,微信,加剧了这一现象,绝大多数墙内的人把微信当作仅有的获取信息的手段,真是墙中之墙,圈中之圈。精彩世界,在微信之外,在墙之外;优秀内容,在墙之外,在中文世界之外。

韩寒在《后会无期》中说:你连世界都没有观过,哪来的世界观。古语云:坐井观天,而日语俗语中还有下句:坐井观天,不知天宽却知天高。如今许多国人却不知天高地厚,连井底之蛙都不如。

扯远了,不过此篇博客估计会刺激到一些无脑爱国人士,走出去观世界,一直就是我所做也提倡别人做的,我的摄影理论和技术都是从墙外学到,书店里的那些摄影书没有几本能入我的眼,偶尔有引进的几本也都参差不齐。至于摄影公众号的文章,我没有看过,微信,于我不过是接收快递验证码的一个软件而已。偶尔会在别的地方看到别人转发自公众号的诸如“干货”此类标题的摄影文,品质也都一般,毕竟是免费的。我购买了几十本国外的摄影电子书,深知免费和收费的差距有多大。这么说吧,国内的干货品质低于国外的免费,东方的收费品质低于西方。这事实,着实很刺激人。

言归正传,樱花,无论如何不能只在白天去欣赏,夜樱也有其独特的美。这是在前几次的照片的第二天拍摄的,白天风很大,傍晚到杏花公园的时候已经一地的花瓣,可以想象这天白天的樱吹雪有多么壮观。可惜的就是花瓣掉落后的树就没有前一天的盛况了,显得单薄和凋零。许多地方的夜樱会有灯光配合,而这里的樱树没有灯光,这也是我喜欢它的一个缘故。我去看过许多地方的灯光,辣眼睛到非常。樱花,传统的5500k白色冷光最合适,偏偏国内喜欢用玫红、草绿之类的高饱和的灯光去照射,艳俗到无比,宛如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妓女站在街头。

而杏花公园这里的灯光来自于马路上的路灯与旁边招商银行大楼的白色冷灯光,对于樱花来说这个颜色是恰到好处的,所以特别适合拍摄夜樱。我用了长曝的手法去拍摄,捕捉了花在风中的动感,显得更加柔美。如果是前一晚拍摄,应该效果会更好。

有些人走过看见我在拍摄也拿出手机拍……他们的手机手电筒的光影响了我的曝光,不过一般在尝试两三下后就放弃了,嗯,谁叫你们用的不是华为P30 PRO呢,人家都可以拍银河的,比我相机还强……

不知道杏花公园还可以维持目前这样到多久,也许明年或者后年也就会装上各种辣眼睛的灯光也未必,根据几年来的经验,我们的园艺技术差,艺术品味差,导致了许多地方越来越难拍,越改越不好看了。到那时,至少我还有作品可以证明,不要干预的景观是最美的。

20190328-_DSC8161-Edit.jpg
20190328-_DSC8166-Edi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