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log / 博客

樱·锦

能在盛花期的那天欣赏染井吉野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此时绿叶未生,花团锦簇,若是一颗几十年的老树,树冠已如巨伞一般,又逢风和日丽,阳光从花团与树缝间洒落,在树下仰视更觉灿烂。

我重新查看了下前些年的照片,发现之前记叙有误,杏花公园的这株染井吉野每年盛开时间差异挺大的,2017年和2018年虽有非常严重致灾的春雪,但是花开甚早,在3月上旬便已盛开,正常年份在中下旬居多,今年最迟,我是在27号这天拍摄的这些照片。

不知道为什么摄影师们似乎对杏花公园的樱花没有什么兴趣,往年也极少遇到,他们似乎更加在乎晚樱,也许是觉得红花配绿叶好看?那天遇到了一位年长的摄影师,50多岁的样子,和我一样绕着树转啊转啊,各种角度,各种镜头,大约拍摄了有四十分钟的样子,我偶然间发现我在他镜头之中,于是出于礼貌的闪开了,他叹息一声说,我就是要拍你啊……这个时候我们才正式开始聊天,发现他也对杏花公园低级的园艺很不满,觉得周边绿植杂乱,可惜了这株樱花(他准确的说出了品种很让我惊讶)与亭子。然后自然就聊到了武汉和南京,他说,那么多人,我们这样的摄影师去凑什么热闹,哪能拍到什么东西?他还说,他去鸡鸣寺的那天,早上7点多到那边已经人山人海,于是转身回来了-_-|| 在说道合肥附近的樱花景点,他觉得种植的太迟,还需假以时日才能形成气候。不过根据我的探索,绝大多数是八重樱这类晚樱,我和他均不喜,能遇到同道也真是难得了。

正如同他所认为,周边环境搭配的太差,所以照片中避开了各种杂乱树种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群。在Twitter上看到一个日本摄影师唯美的樱花照片,环境、人物与樱花相得益彰,他在推文中写道,樱花照片,还是要有人才好看。而我的作品中鲜有人出现就是因为,国内的人的服装、气质与我的作品风格非常冲突,毕竟我不是街头纪实摄影。

后面还有作品,风格不太相同故不会发在一起。

20190327-_DSC8029.jpg
20190327-_DSC8027.jpg
20190327-_DSC8026.jpg
20190327-_DSC8019.jpg